“瞎划拉” 也能成艺术家?

Fashion | 10 31 2018

“瞎划拉” 也能成艺术家?


看过 毁掉艺术作品真的能让自己身价倍增吗? 相信各位对艺术的认识已经再度刷新,不过不管是放在街头巷尾示人,还是能自己裁成纸条,Banksy 本身的画作还是实打实的艺术。像是 《Girl With a Balloon》 还是 《Flower Bomber》,本身都极富寓意,也体现他独特的涂鸦技术,只是艺术形式比较 “玩闹”  而已。



眼下却悄然兴起一种 “瞎 X X 来” 的艺术,不但艺术形式,连艺术本身都很玩闹!如果你去日本时喜欢留意街头海报、逛书店、看展览,会发觉这些看似随意的笔触好像经常出现,典型例子,就比如今年夏天来上海办展的日本艺术家高田唯。



之前因为作品 “太随意” 在日本设计界惹出一些争议之后,高田唯抱着 “听听别人看法” 的心态来到上海举办个展,结果同样遭到 “键盘攻击”。


“高田唯 ‘潜水’ 平面设计展”的海报不仅形状诡异,更用足三原色,犯了颜色搭配的大忌。展览信息的黑体文字被揉扁拉长,看上去就像初学者做出来的排版,而最重要的 ‘高田唯’ 三个字,想也不想似的用行楷直接呈现,怪到不行。”


被饱和打击的高田唯作品


但事实上,高田唯就是要把 “瞎 X X 来” 做成艺术,但其实它根本不是 “瞎 X X 来” — 在展览入口最醒目的空地,有一台电动车,车尾悬挂的挡泥板可与海报形状一致。而这海报的设计风格正是来自上海街头随处可见电动车身后的那些花花绿绿、写着厂家名字和 “批发零售” 字样的挡泥板。



整套展览的主视觉都由他一手包办。除了挡泥板海报,鲜红烫金字开幕式邀请函的灵感,来自高田唯先后三次来上海街头探访发现的其中一则旧物回收小广告,“回收各种老旧、红木家具… 私人图章、文革用品…”



现场甚至还摆了好几箱平时常见的椰树椰汁。“完全无法想象出味道的包装。对于外国人来说,会想问这里面到底是啥?我记得我喝的时候很害怕。” 我们习以为常的饮料包装,对他来说却有着足够的冲击力。“一般来说,如果是桃子汁,上面就会有桃子的图像,但是椰汁的包装… 完全没有这个商品 ‘应该有的样子’。” 因此给他足够冲击的椰树椰汁,也临时被加进高田唯的个展之中。


和椰树椰汁的包装一样,高田唯的作品中充斥着此类违反 “设计常识” 的设置


高田唯在上海的个展,只有 15 天,多少也和他的风格在国内没有太多商业潜力有关。但在一开始,本来做平面设计出身的策展人都在担心很多人看不懂高田唯。原因很简单:传统的设计批评语系该怎么容纳它?


“新丑” 是众人最后总结出来的标签。这是一个在设计领域上流传了数年的词汇,通常列举的例子还包括:欧洲两边字体不对齐的建筑杂志 《Pin-Up》、Wolff Olins 设计的伦敦奥运会标和纽约市字体、更早的 “旧丑” 还有 Mike Meiré 设计的德国文化杂志 《032C》。


《Super Super》


伦敦奥运会标


《032c》


这一语境中的 “丑”,反抗的是现代主义设计那一套制度化的网格审美,乃至背后的现代商业社会。


当然前面也说了 “新丑” 正成为一种趋势,当然也不止高田唯在做新丑艺术。另一 “瞎 X X 来” 大师,甚至连高田唯都曾致敬过的元祖级人物,便是平山昌尚(HIMAA)。


高田唯创作过的,以平山昌尚艺术画作为蓝本的平面作品


如果你耐心细看平山昌尚的作品,无论是插画还是装置,尽是充满童趣、恶搞及讥讽等元素,看似十分随意的笔触,其实经过反覆练习,令观众无法看出他的动机及意识,目的是让观众读到自己的内心。



几乎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他的作品好像一直备受注目,这些简单的插画竟然多次成为 Tokyo Art Book Fair 及 Graphic Design in Japan 等重要展览的主视觉,除了日本各独立出版、书展、微型艺廊、美术馆,近年来更活跃于日本与欧洲独立出版界。



而其实,早在 2002 年开始,平山昌尚就开始创造 “瞎 X X 来” 的作品,白色、木头、铅笔、线条、纸胶带是 HIMAA 的特有符号,常常以简单的形体来描绘出让人深刻的事物印象。


简单的装置游戏也是 HIMAA 在展览中常使用的手法


对于刚开始接触到 HIMAA 作品的人大多会感到满脑子疑问,无法理解的插画、行为,和艺术创作,但有趣的地方在于可以随心所欲解读 HIMAA 的作品,也许会觉得是逗趣的、恶搞的,或是带有些嘲讽的意味在里面。


也许你觉得他们都是在胡闹,但事实上 HIMAA 与瑞士殿堂级独立出版社 Nieves 有着长期合作,其印刷品几乎都交由 Nieves 负责制作。


你感觉无人理解?但其实全部都 Sold Out 咯


而最近更受 Beams 邀请,在 Tokyo Cultuart By Beams  推出合作单品,依旧是白底黑字,谜之作画… 也有一些款开始 Sold Out !



那么为何这样 “丑而随意的艺术” 会出现在日本,是单纯因为日本对 Kuso 接受程度更高吗?在下认为不尽然,不论高田唯的粗暴、还是平山昌尚的随性,其实更多展现的是对自由与个性的思考,背后,似乎是一种审美平等的立场。


现在日本每年有三万人自杀,很多是因为出现了工作方式相对于思想冲突的结果,而 “新丑”、“瞎划拉” 在此时出现,它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相信不单单推崇某种流行时尚的设计技艺,而是在设计的发展纵向和多元宽度上去关注设计与人、社会发展的关系。看惯了壮丽、浮华,随意到有点可笑的作品亦同样是艺术,这种存在即有理的精神,相信是对当下快节奏生活着的人们最好的治愈。



图片来源:google 



更 多 精 彩 潮 流 內 容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鲜男女生世界观。

Yoho!Boys Yoho!Boys

关注我们

  • SHOW
  • 新浪微博
  • 微信
  • facebook
  • instagram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条款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与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11225号 苏公网安备 32010502010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