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疆最美的季节,骑行一条最美的路

Lifestyle | 08 11 2017

在新疆最美的季节,骑行一条最美的路


夏季是新疆最美的季节,特别是骑马扬鞭纵览绝美的景致。我们骑着马,向喀纳斯河谷回头望去,波勒巴岱山顶的雪峰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洁白醒目。


这个夏天,你也去新疆看看吧。

    中国最美的徒步线路    




喀纳斯至禾木的徒步线路有着中国最美徒步线路之称。哈拉苏牧业点就隐藏在喀纳斯湖以东四五公里的山沟里。窄小的山谷中,落叶松和云杉交错生长,金莲花和赤芍成片开放。向喀纳斯河谷回头望去,六月上旬波勒巴岱山顶的雪峰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洁白醒目。

 


我们想在村子里找一户人家闲聊几句家长里短,但整个牧业点寂静得连一声狗叫都没有。陪同我们的马队向导喀猴说,这是一个典型的“冬窝子”(只有到了冬天牧民才会来到这里居住的房屋)。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旅游季节,牧民大都搬到喀纳斯的中心村落忙着挣钱去了。

 


在喀纳斯的夏季,无论是山川河谷都会覆盖上青葱的绿色,说白了,这是大自然给这片土地和生灵的恩赐。我们沿着围栏朝着牧民的方向走,这里长满没过膝盖的青草和鲜花。看到我们主动去接近他,年轻的牧民也友善地迎着我们而来。我们问他:“这么好的草场,为什么还要浇水?”年轻的牧人说:“在我们牧区有一句老话,再肥壮的牲畜,也要靠充沛的牧草抵御严寒;再温暖的夏季,也要把严冬的残酷提前预防。”

 


我们这支队伍的领队喀猴,是喀纳斯保护区的野生动植物专家,曾多次上过央视科技频道,介绍喀纳斯的资源情况。自称是“喀纳斯的猴子”,喀猴的名字已经远远超出其真实姓名在外界的知晓率和影响力。  




    阿尔泰山上的马队    

 


在阿尔泰大山里,自从有人类活动以来,骑马穿越就是人们最为重要的交通方式。喀纳斯湖一道湾处羊背石和哈拉苏山口处的冰漂砾上,都刻有古代人类骑马狩猎的岩画。前几年喀纳斯新村挖掘的古代墓葬群里,随葬马匹的骨骼清晰可见。据考证,无论是岩画还是墓葬,距今都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在喀纳斯乃至整个阿尔泰山脉,人类的活动始终都和马的存在息息相关,休戚与共。可以说,在这一区域,马是人类繁衍发展中不可或缺的忠实伙伴。

 


我们的马队正沿着坡地向着黒湖和千湖的方向慢慢行进。漫上坡是练习骑马的最佳地形,人不累,马也轻松。从喀纳斯村经黒湖至禾木村,骑马和徒步大体都是两天的路程,第一天是一个漫长的上坡路线,到达沙勒格尔雪山下的小黑湖后,就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一般要露营下来。



第二天从小黑湖前往禾木村,则会是一路下坡。第一天的骑行很重要,这是一个练习骑马的过程,要抓住这第一天的机会,和马建立起友谊,培养好感情,为明天艰难的下山做好准备。

 


在漫长的冬季里,羊根本无法在野外觅食。牧民在夏天辛苦打下来的干草一般都用来喂牛,马这个生灵则全凭自己的四只蹄子在冰天雪地里刨草觅食。所以在喀纳斯,养马是一件非常轻松的劳作,不用费太多力气,家家都有一群规模不小的马群。马不光供人们外出时作为交通工具,牧人们每年还会把多余的马出售出去,用来填补家用。

 



    和天一样高的雪山    

 


随着我们一步步攀升,前方绿色的山梁上慢慢出现了一个凸起雪峰。我们一点点上升,雪峰一点点在变大。及至我们攀登到了山梁之上,一座巨大的雪山完整地呈现在了我们面前。这就是沙勒格尔雪山,用当地老人的话说,这是一座和天一样高的雪山。

 


在雪山和我们所站的山梁之间,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谷,从雪山融化的雪水顺着山体慢慢汇入谷底,常年累月的侵蚀使得我们眼下的山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湿地,湿地里草甸起伏,高低不平,大大小小的水洼相连不断,在阳光的照射下像一面面闪光的镜子。这就是著名的千湖。


 

夕阳快要接近沙勒格尔雪山的时候,我们在瑟瑟寒风中到达了两座雪山中间的隘口顶端。雪山的山势也在随着我们的前行不断变换着角度。但不管角度如何变换,唯独不变的,是雪山顶端那晶莹剔透的皑皑白雪。



金黄油亮的毛茛花从我们脚下一直延伸到雪线之下。左下方的山谷里,小黒湖在斜阳里折射出幽蓝色的光芒。正前方,一条幽深的山谷深不见底,山谷的背景,是层层叠叠的苍茫山峦,那里是我们明天一路下山的唯一通道。

 

今晚,我们要夜宿雪山之下、草原花海之上了。






撰文 / 康剑

摄影/张博然

编辑 马洋、吴婷

微信编辑 / 朱彤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鲜男女生世界观。

Yoho!Boys Yoho!Boys

关注我们

  • SHOW
  • 新浪微博
  • 微信
  • facebook
  • instagram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条款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与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112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