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艺术是怎么搞艺术的?

Fashion | 08 10 2017

恶搞艺术是怎么搞艺术的?

艺术家费尔南多·波特罗作品


自从杜尚把小便池搬进了博物馆,“恶搞艺术”开始走进大众的视野。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恶搞作品成为了“网红”。恶搞,究竟是全新的艺术形式,还是哗众取宠的娱乐消遣?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反叛的艺术


前段时间,在英国某个艺术展上,一个大学生随手将一个菠萝放在了展厅中。结果两天后,这个菠萝被当成展览品放到了艺术展的中心,并被工作人员用玻璃罩保护了起来,令人啼笑皆非。这位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看到了一个空的展览台,就把菠萝搁到了那里,想看看那个菠萝会待上多久,以及是否有人真的觉得这个菠萝是艺术。”


“菠萝事件”在网络上被疯狂转发,成了热议话题。其实,这样的“恶搞行为”早在100年前就已经有人做过了,并且成为了艺术史上的里程碑。

马歇尔·杜尚《泉》


1912年,法国立体派拒绝了杜尚以《下楼的裸女》参加独立沙龙展的请求。次年,这幅作品在美国展出时也被评论家们讥讽为“木材厂大爆炸”。1917年,杜尚从五金店买了一个男士小便池,签上了“R.mutt”的名字,把它送到了纽约独立沙龙展上,并将之命名为《泉》——恶搞了学院派代表人物安格尔的同名作品。叛逆不羁的杜尚给当时的“艺术权威”们带来了一个天大的恶作剧。

当时的立体派画家们认为《下楼的裸女》“超出了人们所能忍受的限度”。


从此以后,恶搞公认的经典作品成为了“反艺术”的一种形式。在《泉》之后,杜尚又为蒙娜丽莎加上了一撇小胡子,并将作品取名《L.H.O.O.Q》(意为“屁股热烘烘”)。更有趣的是,他又在商店买了一张“蒙娜丽莎”的明信片,称之为《L.H.O.O.Q剃掉了胡子》。

马歇尔·杜尚《L.H.O.O.Q》


在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一群由专业艺术家组成的艺术群体开始活跃起来,她们称自己是“游击队女孩”。这些艺术家头戴大猩猩面具出现在公众场合,用已故女艺术家的姓名作为自己的代号。她们通过恶搞世界名画中的女性裸体画,控诉艺术界内的性别歧视问题并为女性发声。

游击队女孩在1989年创作的海报:“女人一定要裸体才能进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吗?”


在国内,当代艺术家岳敏君曾创作过一系列由世界名画改编的作品。在一部分作品中,原作中的人物都被他标志性的大笑男子替代,西方世界的背景与典型的中式人物形象混搭出了极具反讽意味的风格;在另一部分作品中,他对名画“做减法”,传递出了他对艺术的新思考。

爱德华·马奈《枪决国王马克西米连》

岳敏君《枪决》

欧仁·德拉克罗瓦《自由引导人民》

岳敏君《自由引导人民》


除了上文提到的艺术家们,还有很多艺术家都用“恶搞”这种极端戏谑的方式,表达着对现状的不满与控诉,提出了全新的想法与观点。恶搞只是他们创作的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目的。


娱乐时代的商业工具



好莱坞动画片《小黄人》上映前,官方曾发布了一系列由名画恶搞的人物海报。超萌的小黄人化身世界名画中的人物,着实抓住了网友们的眼球,为电影最后的票房成绩贡献了不少力量。


在娱乐产业极为发达的西方社会,恶搞作为商业宣传工具的例子随处可见。前段时间,歌手张靓颖的新单曲《Dust my shoulders off》一上线就引发了热议。

歌曲官方宣传海报


在歌曲MV中,张靓颖穿梭在爱德华·霍普、梵·高、达利、马格利特等艺术家的12幅世界名作之中,cosplay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等众多经典形象。

张靓颖作品《Dust my Shoulders off》MV片段


在动画片《马男波杰克》中,马男的家里挂了很多装饰画。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装饰画都是由著名的画作改编而来,其中不乏马蒂斯、马奈等大师的作品。

亨利·马蒂斯《舞蹈》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有两个人物的泳池)》


荷兰艺术家Mike Frederiq就将大家熟知的奢侈品牌Logo进行了再创作。品牌创始人的肖像被弯曲组合以后,呈现出品牌Logo的样子。这些“高冷”的品牌经过他的恶搞,竟然有了“呆萌”的气质。


其实,还有很多恶搞作品的目的是反商业、反娱乐。街头艺术大师KAWS在进驻高雅的艺术馆和画廊之前,他的创作阵地还是在纽约街头的广告牌上。他通过其标志性的交叉双眼等图案对车站、电话亭上的大牌广告进行恶搞涂鸦从而名声大噪。

KAWS早期在街头的创作


在当今社会,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绕开“金钱利益”这个话题。如何在正视利益的同时保证艺术创造性,这成为了当下恶搞艺术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代技术的冲击


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尝试用恶搞的形式进行创作。他们不仅让经典名作“动了起来”,还在其中加入了现代的元素,让人直呼:“还有这种操作?”


来自俄罗斯的艺术家Svetlana Petrova就将自己的宠物猫放到了众多名画之中。神奇的是,这只姜黄色的肥猫在这些作品中丝毫没有违和感,艺术家精心挑选的猫咪形态总能与画作的风格气质一拍即合。很多人也表示,在欣赏完这组风趣幽默的作品后,都会找来原作进行对比。


和Svetlana Petrova的温暖路线不同,波兰新媒体艺术家Kajetan Obarski制作的一系列GIF动画,让这些名画不仅动了起来,还根据不同的情境被赋予了现代社会独有的趣味。

Kajetan Obarski作品


而在我们身边,故宫博物院推出的一系列周边产品更是成为了有着超高人气的“本土网红”。通过PS等现代媒体技术,画作中不苟言笑的皇帝、皇后都拥有了萌萌哒的新表情。而深藏在展厅中的文物摇身一变,被制作成了生活中的日用小物,拉近了大家和故宫的距离。很多人变成了故宫博物院的忠实粉丝,专程前往故宫游览。


这样的恶搞作品,不仅能将古老遥远的经典名作和现代社会相联系,还能通过轻松诙谐的方式带领我们去了解这些陌生的艺术作品。但是,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恶搞和亵渎之间的区别。现代技术的无限制使用,使很多人以无聊的娱乐消遣为目的,对很多经典传统的作品进行亵渎,这样的“恶搞”不值得被提倡。

达利版的“蒙娜丽莎”充满了讽刺意味


其实,很多进行恶搞艺术创作的艺术家,譬如杜尚、达利等,都比传统派更有想法、更有实践精神,也更有勇气。他们敢于挑战权威、反叛传统,大胆地实践自己的想法。虽然到了现在,恶搞艺术与商业娱乐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但真正用心的创作始终会得到人们的欣赏。


就像杜尚当年的《泉》一样,或许今天某些恶搞艺术到了百年之后,也会被认为是里程碑式的伟大作品呢?


[编辑、文/景雨萌]

[ 监制/齐超  ]


关注时尚芭莎精选视频

搜索小程序

“BazaarV“

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时尚芭莎BazaarV微信公众号

关注时尚芭莎精选资讯

搜索小程序

“时尚芭莎in“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鲜男女生世界观。

Yoho!Boys Yoho!Boys

关注我们

  • SHOW
  • 新浪微博
  • 微信
  • facebook
  • instagram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条款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与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11225号